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隆阳概况 >> 隆阳历史 >> 正文
叶罕佐和冒弄央——贝叶经的瑰丽奇葩,爱之殇的千秋咏叹(墙体画文字脚本)
发布日期:2014-07-07 16:19:51  浏览:  字体:   作者:  来源:本文来源:隆阳新闻网 作者:刘义马  打印正文

前言

叙事长诗《叶罕佐和冒弄央》相传是以数百年前发生在芒弄央(傣语指今芒宽坝子)的真实故事为基础创作的,被称为傣族三大悲剧之一(另外两部是指《娥并与桑洛》、《南木诺娜与召树屯》),在广大傣族地区都广为流传。该故事作为一部极具地方民族特色的口传文学,已经被列入保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(民族民间口述文学类)。流传形式已经从叙事诗发展到了舞台剧本和电影文学剧本(《孔雀泪》)。

篇一

富饶美丽的芒弄央有个傣族寨子叫芒棒,那里有一位沙铁岳富翁,他的财产多的数不清。沙铁岳的妻子生了个可爱的男孩取名叫冒弄央。冒弄央16岁时就长得英俊帅气,因为勤奋好学又才华横溢,吹拉弹唱样样精通。冒弄央因此赢得了寨子里许多小卜哨的芳心,他却没有从中找到心爱的姑娘。为了寻找真正的爱情,他溜着骏马走向了远方。

篇二

芒弄央另外有个傣族寨子叫麻勐林,负责管理寨子大小事务的布幸(寨长)是老罕。老罕的原配妻子给他生了个可爱的女儿叫叶罕佐,妻子却因难产而去世。一年后,老罕给叶罕佐娶了个后娘,后娘相继给叶罕佐生了三个妹妹。叶罕佐到16岁时,长得美丽动人,迷住了许多小卜冒。后娘的爱的却只给予自己的三个亲生女儿,看着叶罕佐越长越美丽,开始心生妒火。

篇三

在一个鸟语花香的春天,叶罕佐带着大妹、二妹到山上采摘野果和山菜,姐妹三人的欢声笑语填满了山谷。夕阳西下,姐妹三人满载而归,当她们走累了在一棵大青树下歇息时,一只漂亮的鹦鹉给她们带来了喜讯:“姑娘啊不要慌忙,家中没人把你思念,森林里有人把你寻找,冒弄央的骏马已经把芒弄央踏遍……”,三姐妹听了既羞涩,又期盼着冒弄央的到来。

篇四

冒弄央跃马扬鞭出了家门,过了怒江,到了一个像仙境般的地方,那里景色优美,万物和谐。漂亮的鹦鹉把他带到了叶罕佐姐妹三人歇息的大青树下,冒弄央见了她们便被叶罕佐的美貌惊呆了,两人通过对歌互报了个人情况。在对歌中互生爱慕,叶罕佐脱下银镯戴给了冒弄央,冒弄央也解下缨红的飘带送给了叶罕佐。银镯和飘带作证,两人私定了终身。

篇五

叶罕佐自从冒弄央山中相会私定了终身后,就天天想着冒弄央,盼着冒弄央家早日来提亲,好比翼双飞。后娘却趁着罕布幸出远门做生意的机会,想着把叶罕佐嫁给娘家的外甥,一个又丑又坏的恶少,以换取十驮银子。叶罕佐的心却已经认定了冒弄央,抗拒不从。后娘知道原委后,便强迫她干一些又苦又累的活,稍不如意就施于打骂,想以此摧垮她的意志。谁知,在艰苦的日子里,叶罕佐愈加思念冒弄央。

篇六

却说冒弄央回去后也心神不宁,整天想着叶罕佐,这天他来到了怒江边,向一群在江边洗涮的小卜哨打听到了叶罕佐家的住址。当他来到叶罕佐家大门口时,听见织机在嗡嗡的响着,大门却紧锁着,只得在大门口边弹边唱的等着。到了晚上,叶罕佐完成了一天的织布任务出来,听到了冒弄央深情的歌声,却只能隔着篱笆相见。隔着篱笆,两人一叙别后的衷情,曲折磨难反而使两颗相爱的心贴的更近。因为害怕叶罕佐受到后娘更残酷的折磨,天亮时只得依依惜别。

篇七

惜别之后,冒弄央和叶罕佐又陷入了长相思之中。冒弄央请人来提亲,叶罕佐的后娘不答允,非要拆散二人的姻缘。冒弄央自己来找叶罕佐时,却被后娘堵在大门外,棍棒相撵。时光在痛苦的思恋中艰难的流过了三年,冒弄央终于在一个晚上溜进了叶罕佐家,在叶罕佐大妹的帮助下见到了她。诉说不完的长相思,描绘不尽的梦中情。天亮惜别之时,冒弄央却被后娘堵个正着,非要冒弄央“洗寨子”。在拉扯中,冒弄央好不容易逃了出去。

篇八

冒弄央逃走后,叶罕佐的后娘变本加厉的折磨叶罕佐,让她吃不饱睡不好,让她完成超强的工作量。一天,叶罕佐正在织布,后娘夺过叶罕佐手中的织梭残忍的迎头向她劈去。叶罕佐倒地昏厥,鲜血染红了土地,后娘又虚伪的随意抓了把野草包在叶罕佐的头上。叶罕佐的不幸得到了寨子里男女老少的同情,罕布幸也在此时外出归来。罕布幸看着受伤的女儿心如刀绞,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后,恨不得要杀了叶罕佐的后娘。

篇九

在哀痛的哭声里,叶罕佐在痛苦中苏醒过来,看着父亲等亲人及寨邻,满心哀伤,恨命运的不公,恨后娘的无情,恨死神的凶狠。带着对冒弄央最后的思念,叶罕佐在众人的泪雨中悄然闭上了眼睛。闻讯赶来的冒弄央,任凭马蹄飞快,也没有能够见到叶罕佐最后一面。当他冲到叶罕佐家时,叶罕佐已经远去天国。在悲情绝望中,哭声与泪雨已经换不回心爱的叶罕佐。冒弄央的心也彻底破碎,当场自杀殉情而去。人们为他们忠贞的爱情与不幸的遭遇所感动,将两人合葬,后来还在敢顶寺的侧殿供奉他们的塑像。

后记

这一凄美爱情故事的广为流传,要归功于民国时芒弄央小红光奘房的线多活佛。当年,二十多岁的线多从外地来当佛爷,家乡的一位恋人常给他写信,表示要永远等着他。因此,他口诵佛经,心存凡缘,非常痛苦。在这种特殊的矛盾之中,他为口头流传的叶罕佐和冒弄央的故事深深感动,于是他走村串寨,找老人“刨根问底”,整理出了叙事诗,一以自慰,二以诫人。书稿完成后,他精心誊写三份,两份被他还俗时带到了德宏,一份留在了小红光奘房内,后因奘房倒塌,书稿佚失。